山东省莱阳市上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- www.rolantinbox.com

虽然要离开队伍

虽然要离开队伍

2020-12-19 07:14

与往年不同,原本11月初要准备退伍事宜的老兵们,这次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apec安保任务上,apec成为退伍老兵们军旅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而这也成为史上最匆忙的一次离别。

今天早上,罗赵辉将要踏上归家的旅途。临行前,他依旧不忘自己的职责,为所有战士们做了最后一顿饺子作为告别。

不过,贡汉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带的尖刀班,“毕竟是一手带出来的,心里还是会有很多不舍与担忧。”

虽然要离开队伍,但贡汉仍希望留在机场工作。“我在这里待了5年,舍不得。”昨天,海南航空来一中队招安全员,贡汉率先报名,在几项体能测试中他都表现出色。

这次回家,部队按照战士们的意愿,为贡汉等安徽籍的战士们安排了飞机回家。当他踏入机舱的那一刻,这个值守机场五年的老兵实现了自己最后的愿望……

贡汉说自己并不想离开军队,但由于常年的密集训练,贡汉双腿的半月板基本磨平,医生嘱咐如果他再进行高强度训练,双腿将会有瘫痪的可能。

在机场执勤的五年里,他常常看着飞机起起落落,却从没能坐过一次飞机。

罗赵辉退伍前,部队的领导也曾多次挽留,但他有自己的想法:“我不希望再和父母分开,让他们受累,我答应他们五年内一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”

因为时间紧,老兵们都来不及作报告,也来不及集体外出,甚至来不及向曾经的战友道一声“再见”。今天上午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陪同支队长吴明华、政委蔡建昭为57名apec执勤武警送别。

apec期间,最忙的时候,罗赵辉一天安排了8顿饭,半夜两点多就起床做饭。根据战士们上勤的时间,他随时等候信号,计算好战士们下勤的时间,保证他们一下勤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面条。不少战士都表示,apec期间最温暖的事就是班长给准备的那碗面。

同样有诸多遗憾的还有炊事班的班长罗赵辉。由于几天来炊事班的工作离不开人,他只能在厨房的后勤工作中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,但他并不后悔。

尽管部队领导一再挽留,家中不知情的父母劝说他留队,贡汉还是做出了退伍的决定。但是,当交出那身代表荣誉的军装后,贡汉一个人回到宿舍哭了很久。将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五年献给部队,他从不后悔。

“敬礼!”11月23日,随着一声响亮的口号,贡汉的手,慢慢放下。 距离apec执勤老兵们离开军队只剩下两天,而这一天也是他们执行国家领导人勤务,作为临别前的最后一班岗。

在新老兵交接中,贡汉将自己站守了三年的岗位交到了新兵手中。那一刻,他流泪了。“实在控制不住……”

短短十天时间,他们来不及进行老兵事迹报告、来不及集体外出,甚至来不及向曾经的战友道一声“再见”,便匆忙向军旗和岗位告别,上交了那身代表荣誉的军装。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